<b id="fe4ae"></b>
<tt id="fe4ae"><tbody id="fe4ae"><del id="fe4ae"></del></tbody></tt>
<video id="fe4ae"><th id="fe4ae"></th></video>
  • <video id="fe4ae"></video>
    <delect id="fe4ae"></delect>
  • 【員工分享】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
    English | 中文

    【員工分享】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

    2018-12-13 本站原創 / 字體縮小 原始大小 字體放大
          所有的道別里你最喜歡什么?

          我最喜歡--明天見。

          2017年2月的最后一天,我正在辦公室忙得雞飛狗跳,一個顯示國外的號碼打了過來。作為一個有被騙子勾搭的豐富經驗的菜鳥,我想都沒想就掛了電話。這種跨境的騙子一看就是太沒有職業素養,也太不專業。

          處理完所有事情,已經過了吃晚飯的時間。拖著兩條腿回家,一頭躺在床上,望著天花板發呆。百無聊賴掏出手機,看到翠花發來幾條信息:“你咋不接電話???!” 信息的最后,是一張尼泊爾的照片。



     
          已經十三歲的Lybia和她的父母在一起的照片。

          我 勒 個 去!

          她真的做到了!

         2014年秋,我和朋友住在尼泊爾費瓦湖邊一個叫GangaGuest House的家庭賓館,名片上寫了簡單的廣告詞:“hotel is temple,guest is god”,風格安靜和平,如同尼泊爾這個國家的顏色。

          從加德滿都乘坐mini bus——類似國內的長途中巴車,6個小時后我們到達博卡拉。三個人在盲找中闖進了這家賓館。老板是一位和善而憨厚的人,大約三十多歲。他很熱情地幫我們把行李拿到樓頂,說住的地方每天睜開眼就能看到費瓦胡的晨光,和魚尾峰對的佛光。

          老板家里有一雙可愛的兒女,十歲的Lybia和八歲的Lishan。兒子有一雙漂亮的眼睛,女兒看起來就是美人胚子,安靜而乖巧,英語也好,實在惹人喜愛。

           放下行李,我們迫不及待邀請老板的兒女帶我們逛逛費瓦湖,老板很爽快就答應了。博卡拉是一個小鎮式的城市,如果說尼泊爾只有一天時間可以停留,大部分游客可能會選擇博卡拉而不是加德滿都。而費瓦湖作為博卡拉最迷人的旅游境地,吸引這么多中國游客,可能是因為湖邊山峰下,正是電影《等風來》結尾井柏然、倪妮跳傘滑翔的地方。那些詩情畫意,那些讓人激動興奮的小情愫,會有一天活生生出現在自己的生活里。

          走在費瓦湖邊小路上,紫色的牽?;ㄑ刂鴸艡诖蔚陂_放,看著湖面如鏡,遠處白塔隱隱約約,魚尾峰清秀。突然想到《等風來》的那句臺詞。不知道為什么,那一刻對于那些臺詞有了特別的理解。

          不管你有多著急,或者你有多么害怕,我們現在都不能往前沖,沖出去也沒用,飛不起來的?,F在的我們只需要靜靜的,等風來。

           我是無論如何也沒有料到自己會來到西藏,更不用說出國到尼泊爾。盡管從2011年到2014年已經走了全國21個省,可是還是很猶豫。直到聽說公司一位女生突然就一個人跑到泰國9天,很淡定回來。直到一天和朋友喝茶聊天,突然覺得再不瘋狂一次可能再也沒有機會了。一狠心,買了票。

          我們從成都到拉薩,然后在尼泊爾大使館辦好簽證。辦簽證的時候,遇到兩位夫妻,60多歲,從天津開車一路到拉薩,然后打算開車到尼泊爾。另外一位帥哥,徒步,從西安到拉薩,再到尼泊爾,曬得像個菲律賓人。

           拿簽證的下午五點從拉薩出發,包車開往樟木——中尼邊境。一路行駛,兩天之內我們經歷了春夏秋冬四季變化,冷熱困痛各種感覺。沿途的雅魯藏布江,拉薩河,江孜古城、珠穆朗瑪峰都是擦身而過。24個小時后,我們趕在樟木邊關下班之前成功飛奔,踏上了友誼橋的中央。彼時,尼泊爾境內塌方,道路危險陡峭。顛簸7個小時后,我們在當地時間晚上12點到達加德滿都。

          接下來的每一天都是趕車和看風景中度過。尼泊爾的安靜、快樂、友善和貧窮讓人印象深刻。我們三個從加德滿都到博卡拉的路上,時時充滿歡笑。一車尼泊爾人,三個中國人,一路充滿尼泊爾風情的歡快歌曲,6個小時居然沒有睡意。到最后,朋友在車上播放了Beyond和五月天的音樂,成功將中國音樂帶入尼泊爾人生活。

          那天,我們仨帶著Lybia和八歲的Lishan走在費瓦湖邊小路上,遇見了湖邊未曾見過的小吃攤,我們很有興致,停了下來,買了當地那種油炸的外殼,里邊塞滿了蔬菜或者肉的食物。同伴說:“第一次吃吃這個,我們還是一起拍個照吧!”于是,有了合影。

          Lybia英語很好,朋友和她交流全程無障礙。兩人還在夕陽下拍了一張剪影,好像十幾歲的少女,和長大后的她。Lishan非常有禮貌,也很活潑好動,在費瓦湖邊,從一只船上跳到另外一只船,看到我在給他拍照,立刻擺了一個酷酷的pose。在我們回來的路上,他突然來了興致拉著我問“中國功夫”,并且在馬路邊上秀了一段不知道從哪里學來的“功夫”,讓人忍俊不禁。

          第二天,恰逢當地最重要的德賽節--紀念杜爾加女神戰勝瑪希哈惡魔的節日,大家都在家里打掃祭祀,大街上營業的店稀少。我們開始并不知情,后來在一家店里才知道,于是和老板娘請教這個節日的來歷。說到興致處,老板娘很開心的幫我們前額上點了紅痣,耳邊插上了黃花,讓我們入鄉隨俗。

          回到賓館,老板妻子--Lybia和Lishan的媽媽正在祭祀,看見我們的裝扮,不禁笑了,把正在玩耍的Lybia和Lishan從院子里喊過來,教我們正確的佩戴方式。那一刻,恍惚間我們似乎沒有了語言和國家的隔閡,而像是一家人,共同做一件需要齊心協力的事情。

          臨別前,我們找老板要了一張旅館的名片,說有機會下次再來。我以為,“下次”說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時候。

           2017年2月,翠花說,她要去尼泊爾和西藏。我突然激動了,馬上告訴她我們2014年的故事,并且快速沖洗了當時的合影照片,買了一本《成都旅游指南》托她帶過去,希望他們以后長大了能來成都游玩。

          試試運氣唄。

          翠花說:“我到了博卡拉,拿著你給你名片,真的找到了那位老板和他的妻子,太神奇了!”當天,翠花找到了老板,當面送上了照片和書,興奮地給我打電話,可惜我沒接。老板和他的妻子也是非常吃驚,看到照片后才記起來三年前的故事。
       
          Lybia剛好在家,Lishan還未放學。于是,翠花和一家三口拍了照片發了過來。
    翠花說:“千里跨國送照片,應該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吧!但是這件小事,真的很奇妙,我這次旅行都變得不不一樣了!”

           當我把翠花的照片發給當年一起去尼泊爾的朋友時,她也很激動,不禁喊道:“哇塞,哇哇,好感人??!Lybia長大了,沒有以前那么好看,但是還是很有靈氣。”

          人是多么奇妙的生靈,在每一次不期而遇和擦肩而過中度過,或者不相識,或者有了緣分。于是,那么多人喜歡上了旅行。喜歡上的不是每次在熟悉一個城市山川的時候離開,而是在短暫的停留后,城市山川帶給自己內心的驚喜和溫暖,哪怕憂傷,日后也會回暖。

           或許,每個人心底,其實大抵都帶有這種心理:期待不一樣的旅途,期待不一樣的重逢。

          這是一個流行離開的世界,但愿我們都學會真誠告別。因為世間所有的相遇,都是久別重逢。

          希望再見面的那一刻,你和我都別來無恙。(潘安)

     

    午夜爽爽爽男女免费观看hd